创新赋能 让中国家庭尽快用上更优质疫苗-健康报网——国家健康门户

曾夺走全球数百万人生命的天花,已经成为人类疾病史上的过去时;一度导致成千上万名儿童瘫痪或致残的脊髓灰质炎,也正在一步步走向消除;这些都应归功于疫苗在疾病预防中的广泛应用。在我国,预防免疫事业和疫苗产业经过数十年的发展,保护着越来越多的儿童和家庭,而疫苗企业在其中的“助推器”身份不言而喻。如今,面对依旧严峻的疾病预防形势,各疫苗企业依然站在创新疫苗的第一线。赛诺菲巴斯德正是其中之一。作为疫苗领域的全球领先企业和第一家进入中国的跨国疫苗企业,赛诺菲巴斯德如何定义中国疫苗的未来?

赛诺菲巴斯德全球负责人David Loew
积极推动公共卫生事业发展
1996年4月,在深圳市南山区一栋普通建筑里,赛诺菲巴斯德深圳工厂成立,这家全球知名的疫苗生产企业正式进入中国。深圳工厂成立后的第二年,赛诺菲巴斯德就第一个在中国上市了b型流感嗜血杆菌结合疫苗,这种疫苗用以保护5岁以下儿童免于b型流感嗜血杆菌感染的侵袭。b型流感嗜血杆菌是化脓性脑膜炎的主要致病菌之一,也是幼儿关节炎和会厌炎的主要病因。
除此之外,首个狂犬病疫苗、首个流感疫苗、首个灭活脊髓灰质炎疫苗、首个五合一联合疫苗,赛诺菲巴斯德不断将其创新产品引入中国,为我国公共卫生领域迎战相关传染性疾病的挑战,提供了更多先进“武器”。
在流感疫苗领域,自1996年在中国上市第一个流感疫苗以来,赛诺菲巴斯德在中国一直处于流感疫苗市场的领先地位。2007年,在中法两国领导人的见证下,“深圳新建季节性流感疫苗生产厂”投资项目签署协议,赛诺菲巴斯德宣布投资7亿元,在深圳市建立季节性流感疫苗生产厂,以期满足中国应对可能爆发的大规模流感疫情的需要。
赛诺菲巴斯德全球负责人David Loew表示,与中国卫生部门携手并肩,共同促进疾病预防控制和公共卫生的发展,是赛诺菲巴斯德在中国所肩负的企业社会责任。“我们一直以来都坚信,公共卫生不仅是医疗责任也是社会责任,关乎百姓健康与切身利益。”David表示,作为赛诺菲集团旗下的疫苗事业部,赛诺菲巴斯德将一如既往地积极参与并推进中国公共卫生事业的发展,为预防疾病提供创新优质的疫苗,并积极推广疫苗接种理念,将疫苗供应到最需要免疫保护的人们手中。
流感疫苗接种还有较大缺憾
对于我国的疫苗接种形势,David有着自己的认识。“中国全人群流感疫苗接种率仅约为2%,这是一个很低的水平。”David说,公众对流感的危害重视程度不足,对流感疫苗接种的必要性存在认知误区,都制约着接种率的提升。
在专家眼中,流感和感冒并非同一疾病。虽然称呼接近,但流感远比普通感冒严重得多。复旦大学公共卫生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余宏杰介绍说,流感是一种病毒性感染,主要侵犯呼吸系统,临床表现为突发高热、肌肉酸痛、头痛、咳嗽等。流感的严重性在于可引起严重并发症和加重患者的原有基础疾病。在流行季节,流感往往传播迅速,多数患者可在1周~2周康复,但孕妇、儿童、老年人和伴基础性疾病患者,感染后可能导致严重并发症,或加重其原有基础疾病,甚至死亡。
我国开展的一项研究显示,流感门诊病例的人均直接医疗成本为433元,直接非医疗成本为161元,间接成本为366元;住院患者的人均直接医疗成本为6431元,直接非医疗成本为1716元,间接成本为1220元;带来了显著的疾病费用负担。而且,老年流感患者及合并其他慢病的流感患者,医疗成本还明显高于其他人群。
余宏杰教授还表示,研究发现,2010年~2011年,2014年~2015年,我国年龄标化的超额呼吸死亡率为5.9(95% CI:5.5~6.3)/10万。约80%的流感相关超额呼吸死亡发生在60岁及以上老年人,该年龄组的超额呼吸死亡率(38.5/10万)远高于60岁以下人群(1.5/10万)。流感超额死亡率,是流行期的流感相关疾病死亡率与非流行期死亡率的差值。非流行期指流感病毒活动强度较弱或无流感活动的季节,如温带地区的夏季,可通过流感监测数据确定。“老年人由于身体机能下降,或有其他慢性病,免疫力本身就低。老年人一旦得了流感,更容易出现并发症,恶化更迅速。”余宏杰说。
接种疫苗是预防流感的最重要的手段。有研究表明,接种流感疫苗对65岁以下健康成年人在真实世界的保护效果可达35%~73%;对于65岁及以上的老年人,即使在抗原不匹配的季节,接种流感疫苗的保护效果也有22%~48%。
传统流感疫苗生产的转机
许多人并不了解,在人类历史上有记载的10次最严重的瘟疫大流行里,有4次是流感病毒引起的,超过其他任何一种致病源。时至今日,不少曾经造成恐慌的流行疾病已逐步被消除,但流感依然如一座难以预测的火山,威胁着人类公共健康。
根据我国的一项调查,公众对于流感的认知不仅低且存在诸多误区,对于流感可以进行接种疫苗防护更是知之甚少。今年3月,WHO发布了《全球流感规划》以应对“只是时间问题”的下一场流感大流行。中国的人口和低接种率在一定程度上放大了随时可能到来的“大流行”的影响。做好预防,提高接种率成了重中之重。
相对于美国和巴西流感疫苗接种率达到了59%,我国流感疫苗的接种情况并不容乐观。
不同于一般的药品生产,疫苗,尤其是流感疫苗的生产极其重视精确的提前计划,因此每个生产环节都不容有失。David表示,基于鸡胚培养的传统流感疫苗,其生产速度受到鸡蛋供应及生产周期的制约,一旦遇到流感爆发,疫苗供应难以快速响应需求。此外,流感病毒极易变异也会给传统疫苗的生产带来挑战,以H3N2为例,这种每年流感高发季造成感染和死亡的主要病毒亚型之一,容易在生产过程中发生突变,影响疫苗的效力。
这一问题的转机出现在2017年。赛诺菲巴斯德收购了一家生物技术公司,其最大的意义在于将改变流感疫苗生产依赖鸡胚的格局,有望彻底解决每年超过2亿只鸡蛋的传统生产工艺问题。
相对于传统疫苗生产工艺,重组技术的另一个潜在的巨大优势是生产周期大大缩短,使疫苗早日投放市场成为可能。鉴于这一技术的优越性和更强的规划性,今年美国政府将流感疫苗现代化提升到国防和国土安全的高度,并专门出台了总统行政令,旨在减少美国对鸡胚流感疫苗生产的依赖,扩大替代的技术平台,推动开发新的、具有广泛保护性的流感疫苗,更有效地防止流感病毒的传播。

赛诺菲巴斯德深圳生产基地
支持加大本土制造和生产能力
David介绍,赛诺菲巴斯德在深圳坪山建立的流感疫苗生产基地,设计生产能力达到2000万剂,而且将流感疫苗的全部生产过程都转移到了中国。作为全球领先的疫苗生产企业,赛诺菲巴斯德从来没有停止研发创新的脚步。
2016年,赛诺菲巴斯德成功研发生产出了全球首个且目前唯一一个获批的基因重组流感疫苗Flublok,有效地解决了上述问题。更为重要的是,临床试验证明,相较于普通剂量鸡胚灭活裂解疫苗,Flublok在50岁以上人群中的有效性提高了30%。David介绍,Flublok已于2016年在美国获批上市,并已在欧洲递交了上市申请。得益于近年来中国政府开展的审评审批改革,Flublok较快地拿到了临床试验批件,目前已在中国开展I期临床试验。
David表示,赛诺菲巴斯德对于在中国加大本土制造和生产能力,一直持开放态度,“如果Flublok能够尽快获得批准上市,我们会考虑把这种基因重组疫苗的生产技术带到中国,实现在中国本土的生产和制造”。David说,这样的好处,一是能够推动中国经济的发展,二是可以保障供应,“一旦有大规模的流感疫情暴发,在中国本土生产能够很好地保障供应”。
数字技术、人工智能等创新技术,已经很好地被应用于赛诺菲巴斯德疫苗研发、生产等各环节。据David介绍,每年流感病毒的流行毒株都会有所变异,借助人工智能技术,可以更好地预测下一季度流行的病毒亚型,这对于安排研发和生产有很大帮助。此外,一种叫做“可视化检验”的应用技术,可以提前模拟培养出来的病毒或生产出来的疫苗,将模拟图样和真实图样进行对比,可以很快发现是否有异常情况,这一技术即可以使质控更可靠,还可以降低检验成本。
说到赛诺菲巴斯德未来在中国的发展重点,赛诺菲巴斯德中国区总经理张和平表示,中国疫苗行业正处于新的发展周期,赛诺菲巴斯德将继续发挥“领头羊”作用,积极与政府、学界、医疗界等伙伴携手,提升中国疾病预防工作水平,从而进一步推动我国公共卫生事业的发展。同时,借助多方合作,赛诺菲巴斯德也将更有效地推动预防接种观念普及,提高疫苗接种率,让更多中国的儿童和家庭受到免疫保护。

您可以选择一种方式赞助本站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